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偏偏要做你的M】(3.18)【作者:deltat】
【偏偏要做你的M】(3.18)【作者:deltat】
字数:407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第3。18章

  吴小涵却似乎并不介意:「别说你没用啦。来,把我的内裤脱下来吧。用嘴哦。」

  「脱……脱下来?真的?」

  「对呀。又湿又黏的,我穿着也难受。脱了吧。里面你又不是没见过。」
  我于是点点头,轻轻地用嘴叼住她内裤的上沿,往下拖跩. 她也很配合地稍稍抬起了双腿,让我顺利地把她那湿透的白色少女内裤沿着腿脱了下来——内裤离开她身体的一瞬,还被她那可爱的脚趾勾了一下,弹到了我的脸上,弄得我一脸汁液。

  就在我以为一切已经结束的时候,她却把双腿张得更开了,用柔得快要融化的嗓音,羞涩地说道:「可以继续舔我吗?我……真的……太久没被碰过了,你舔得我好舒服……」

  吴小涵显然对我已经无比信任,才会愿意把和S的气质截然相反的这一面呈现在我的面前。

  我看着那泛滥的蜜穴,却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能够这么直接的触碰到。
  从前,对于这圣穴,连脑海里的半点妄想,我都是断然不敢有的;甚至实在忍不住幻想上几秒,我都会立刻停下,并责怪自己的无耻。

  那是多少人想都不敢想的圣地呀——我何德何能,竟能有机会触碰?

  虽说刚才隔着内裤也舔过,可现在这样真真切切地直视着,还是不忍心下嘴。
  她看我没有接近,问我:「怎么了?射完以后就觉得学姐的下面恶心了吗?」
  她的语气里没有一点责备的意思,倒仿佛有着一丝歉意。

  我结结巴巴地说:「小涵学姐……我……我真的不配的。我会弄脏你的。你要是想要,可以找真正配得上你的男人来的呀,我……我不能这么玷污你。」
  「徐洋东。我最后跟你说一遍,我不嫌弃你,一点也不。以前说你配不上我,那都是故意说了羞辱你的,不是我心里真心想的,你懂吗?」

  「可……我嫌弃我自己呀。要不,我舔舔你的后面吧,可以吗?」

  「不要……舔后面会把你的舌头弄脏的。我要你舌头干干净净地来舔我前面,满足我。好吗?」

  此刻,吴小涵早已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S了——她此刻的声音甚至近乎是在乞求了。

  我想,应该做的只有一件事,那就是满足她。

  我终于下了决心,可还没来得及回应,她就有些急切了:「要是你不嫌我脏的话,就再用你的舌头满足我一会儿,可以吗?」

  听到吴小涵这么说,我连连点头。

  能在享用她的美穴的同时来满足她,这样的机会,我以前可是做梦都不敢想的,现在竟然送到我的面前,我心底里当然是不想错过的。

  既然她不介意,那我也就可以放肆一些了。

  我把想起之前听说过的说法「要先从两边最外面舔起」,于是便先用舌头从上向下地摩挲起她的最外面张开的大阴唇。

  她舒服地又轻轻娇喘起来。

  而听到她的声音,我的呼吸也又一次渐渐粗重起来。

  她的花瓣其实并不像我是想象中那样娇嫩的粉红色,而是深得多的颜色——那颜色甚至比我的肉棒还要偏黑。

  但是,真正舔上去的时候,那触感却依然让我感到「粉嫩」——大约这就是所谓联觉吧。

  我的舌头渐渐往里,含着她黑黑的小阴唇狠狠吸吮了几下——她的小花瓣上沾着的无数蜜汁,我也都贪心地吞下。

  她那甜甜的汁液让我更加兴奋的时候,她主动请求我:「把你舌头伸进去,好吗?用你的舌头插我。」

  我犹豫片刻,还是乖乖地把舌头从她微微张开的小穴里伸了进去——既然她也早就不是处女了,那么做似乎不会产生更恶劣的后果了。

  舌头顶开花蕾的一瞬,我才看到那里面的肉壁的景象——柔滑而水嫩,比我想象的还要摄人心魄。

  舌头微微伸进去后,我用舌尖旋转着探索了一圈,但还是没有敢用力深入。
  但吴小涵越来越酥麻的声音在指示着我:「用力往里,用力呀。」

  我乖乖听话,用力把舌头往里顶起来——我竭尽全力地把舌头伸长,舌根和面颊都因此酸疼起来。

  虽然舌头已经酸麻,但我丝毫不想停下,还是不停地变化着角度舔舐着。
  看到吴小涵渐渐向兴奋的顶点爬升着,我也做出更加激进的举动,用自己的上嘴唇开始往复地拨弄起她的阴蒂来。

  吴小涵的双手抓住了床单,双脚也勾到了我的脑后:「乖,啊,你舔得我好舒服……」

  我把舌尖向上卷起,更加快速地撩动着她里面的肉壁,同时,嘴唇也更加翘曲起来,用上嘴唇的弧度时断时续地环抱着她的阴核。

  这一切终于让她有些招架不住。

  「啊……嗯……」随着她的一阵呻吟,她的蜜穴不由自主地抽缩起来,夹着我的舌头上下抖动——她终于彻底达到高潮。

  她渐渐瘫软下去,不再娇喘之后,又才推开我的脑袋,躺倒在床上。

  我则愣在原地,不知所措。

  很快,她又半坐起来,用脚趾抚过我的嘴唇,问我说:「喜欢学姐的小屄吗,小坏蛋?」

  「嗯……喜欢。」虽这么说着,可我还是很不习惯用「屄」这么粗俗的词指代我的女神最神圣的部位。

  我话音刚落,她已经灵巧地用另一只脚趾勾到了我贞操锁里锁住的下体:「你的肉棒都硬得不成样子了呢……是不是对学姐的小屄有非分之想呀?」
  「我……没有……我不敢……我不会敢的……」

  「噢噢,那就好。不过,要不要学姐打开你的贞操锁,让你也舒舒服服地享受一次高潮呀?」

  「不了,学姐。我不配的。」

  「礼尚往来嘛。我满足一下你,也是可以的呀。」

  「我今天都已经射了那么多次了呢,早就满足啦。你不责怪我,我就已经很感动了。」

  「对噢,你今天都射了四次了呢。我看呀,再多让你舔一会儿,你怕是就又会射了呢。都不需要我打开你的贞操锁,哈哈。」

  我害躁得红了脸,不知如何辩驳。

  吴小涵转开了话题装出责怪的声音说道:「不过,你的舌头真是灵巧呢。为什么你会这么熟练啊?你给别的女生舔过多少次了啊?」

  我实在很是冤枉,诚实地解释道:「我……我从来没碰过别的女生的。都是之前在网上好奇看到别人说该怎么舔,才记得一些的……」

  其实吴小涵应该也知道,我绝不可能碰过别人;她说这样的话,只不过是为了夺回主动权,从刚才那种被动的状态切换到玩弄我的状态而已。

  「好吧,」吴小涵说:「既然这样……你躺好在地上。」

  我照做以后,她就从床上爬了下来,分开双腿,面朝我的头,跨坐到了我的脸上。

  她的蜜穴就在我的嘴边,我伸出舌头就能碰到——但她也没有直接压到我的嘴上;于是,我还是能正常呼吸和说话。

  只是,那下身浓重的女性气息很快冲进了我的口鼻,让我不可思议地更加性奋了。

  「看你这么喜欢我的小穴,那你就接着舔吧。」

  我于是没有再抗拒,又伸出舌头探入了她那黏黏的洞穴。

  已经高潮过一次的她,此刻依然性奋,但也没有再处于那种大脑空白的状态,于是她骑在我的脸上,开始想要羞辱我了:「你知道为什么学姐的下面这么黑吗?」
  「不知道。」我沉浸于快感中,根本没有去想这个问题。

  「因为我真的被肏过很多次很多次呀。以前和秦天宸在一起的时候,他天天都要和我做爱呢。」

  「噢……」我确实有点羞耻而委屈的感觉,但也不可能表示出不快来。
  「怎么了?你是不是因此嫌弃了呀?」她问。

  「没有……不会的……」我简单地回答后,继续舔着她的阴户。

  「你看,别人能用鸡巴随便插进来的地方,你却只能用舌头舔,你不难过吗?」
  「不……」

  「别人都肏到腻了的地方,你只是用舌头舔一次,居然还对我感激涕零成这个样子,为什么呀?」

  「因为……我……我贱……我不配……」

  在吴小涵的语言羞辱下,我越来越兴奋了。

  可她还没有放过我,依然在继续:「你看,别人的鸡巴能够进到我的身体里来满足我,你的鸡巴都硬了了这个样子,却只能被锁住,你不后悔吗?」

  「不后悔,学姐……我不……」越来越兴奋的我,连一句话都说不完整了。
  「你的鸡巴比他的要大这么多,而且你还这么厉害,射了这么多次都还能硬;要是和学姐做爱的话,你应该能让学姐很满足的吧?」

  「不要这样……学姐……我不配的……」

  「那如果我有性需求呢?你就想看着我和别人做爱,而你自己被永远锁住吗?」
  「嗯。我就该那样的……」我一边说着,一边加快了舌头的速度。

  「贱到你这样,真是没救了呢。」吴小涵的声音中似乎有些得意:「那你就好好用舌头满足我吧。」

  吴小涵不再需要我说话了,于是微微挪了挪身,用两片阴唇覆盖住了我的嘴巴,牢牢坐稳。

  我的舌头现在无处可去——但有了那圣穴在面前,舌头又何必去别的地方呢?
  我现在已经不再是为了满足吴小涵而舔舐她,而完全是为了满足我自己——我用舌头不停地吸吮着、刮裹着,永不满足地吸吮着她甜美的汁水,享受着她身体里那粘稠却光滑的质感。

  吴小涵变得主动起来,自己微微摆动着身体,下身摩擦着我的脑袋。

  我的整个脑袋被着摩擦的快感包围——此刻的灼热叠加在先前积累已久的快感上,让我感觉自己的精囊又蠢蠢欲动了。

  我继续舔了一会儿后,开始稍稍有了一点窒息的感觉——这种窒息的感觉,更转化为了体内的快感,让我对自己身体的控制力开始下滑。

  我连忙分开自己的双腿,收回自己的舌头——可是为时已晚。

  我不争气地一阵抽搐,又一次完成了射精。

  吴小涵这才慢慢把她的身子从我的脸上移开。

  「第五次射精了吧?你真是太下流了呢。」

  「对……对不起……」

  「没想到我刚才对你的这般羞辱,让你这么受用呢。你果然还是喜欢这种卑贱至极的感觉嘛。」

  「谢谢学姐……」我不再否认:「我很享受。」

  「不过……我打算再让你射上一次呢,嘻嘻。既然你今天都已经这么不乖了,那干脆再换个方法让你射上一次吧,把你榨干,作为对你的惩罚。」

  「啊?」我没想到吴小涵会这么说。

  「对呀?你这个臭流氓不是动不动就射精吗?那我就好好让你射个够好了,让你从此提到射精就害怕,哈哈。」

  但她说话的时候,我其实已经完全软下来了。

  我心想,我能舔的地方都已经舔过了;她还能换什么办法激发我的高潮呢?
  难道,她真的要打开我的贞操锁,直接触碰起我的肉棒了?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